新北市愛鄉協會 -- 第11次新市鎮論壇【台北縣綠色治理的未來遠景】
正在加載......

第11次新市鎮論壇【台北縣綠色治理的未來遠景】    首頁 > 社區行動 > 新市鎮論壇
第11次論壇:台北縣政府景觀總顧問 吳瓊芬、周維崇
主講:台北縣綠色治理的未來遠景
 
吳瓊芬:
周鍚瑋縣長去了哥根哈根參與了哥本哈根會議,回國後在府內召開了很大的演講,包括台北縣的低碳治理的想像、綠色未來城。周鍚瑋就很期望他在哥本哈根的經驗能夠在台北縣發揚,台北縣政府各局室能利用這個經驗發展出關於綠色發展政策規劃,這個想法在之前由環保局的低碳中心來操作,然而台北縣環保系統對於城市發展的想像力及侷限性,所以一直沒有落實在城市的規劃與操作面,所以他們就把這個任務交給城鄉局局長,那局長當時又把這個任務交給了景觀總顧問。所以這整件事情就在今年的4月19日,我們景觀總顧問團隊就提出一個叫做未來的幸福4S的生活劇本加上低碳5G這個治理的策略,然後城鄉局認為這個可以做為他們未來發展的主軸,所以在4月19日的論壇發表。所以等下會分成周老師用4月19日當時的簡報分享,我這邊會接軌到99年或100年的城鄉風貌操作的想法與各位分享。那這個部份大概在9月左右,我們會協助城鄉局出未來治理的三書。我要強調的是台北縣政府的團隊,當初接觸時我們非常沒有信心,很多大工程像模仿清溪川用在中港大排,我們進場時花了很大的氣力,目前城鄉局進入了一種狀態,2、3月時還和他們討論時他們其實還沒有概念的,景觀總顧問的我們嚇死了,但是他們是有在學習。
周維崇:
低碳5G
各位大家好,這是一個當時因應城鄉局希望在一個論壇裡將他們過去在執行、未來想要做什麼做一個匯整,這個匯整我今天不知道能否講好,但我試著說明我對這個計劃的理解及有問題的地方,這個部份是針對周縣長在哥本哈根參與一場盛會後回台的一個想像,關於低碳治理部份周鍚瑋並不陌生;從去年我們接了景觀總顧問後,某些案子跨局室的縣政平台或是環教中心的案子我們都可以看到這幾個單位對於低碳治理有些起步的動作,而且就台北縣來講他也有很多實驗性的東西例如說前一陣子還宣傳一陣子的光電城在淡水及八里之間。基本上他們是有一些概念,但我們面臨的是城鄉局當時(去年)還是跟不太上腳步的一個單位,我們大概花了七、八個月的時間又碰上周鍚瑋這樣子的一個演講,開始給了城鄉局一些轉化。當陳(信甫)老師去報告關於林口社規師的提案其實對於…可能連局長的概念都不是很清楚,所以他們這樣一個案子…好像委員都很支持押…可是大家都不知道這個案子做了能幹嘛?這是它一個前提的一個背景。那…在這個簡報裡他嘗試抓到一些『綠色治理』的概念,然後由景觀總顧問為他操刀,做一個簡報,但大家目前看到的簡報他又做了一些修正。當然還是希望說更…把它過去一些施政的成果、績效為當時論壇來賓做一個報告,所以大綱大概可以分為升格後一個城鄉部局,我們其實可以說過去以來城鄉局的城鄉部局都是為了升格。
這個升格是什麼呢?是整個台灣面對大陸整個沿海城市堀起一種緊張和一種不知所措的情緒所投入的城市競爭當中,一種亂了手腳的各種可能性的嘗試。那一直到了進入到…開始抓到了一些方向。這個簡報就是城鄉局開始抓到一些怎麼綠色治理的發端。我們還是先來看看他們之前所做…做的一個美夢,其實過去以來大家比較熟悉的是大河之縣和宜居之城,但是這兩種其實沒有非常具體的想像,其實是被湊出來的計劃。把當時的旗艦計劃、重大計劃抓進來,只要是關於河的…認為河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是周鍚瑋非常重要的政績,所以後來大河之縣最重要的工作是放在水利局在做為人工濕地、汙水管的接管工作做得相當的多。在宜居之城的部份其實可以看到台北縣在宜居之城的計劃著重在城鄉風貌的補助的一個推動,這個推動的過程其實有很多的問題,包括許許多多的城鄉風貌的計劃推動實則上是以促成一個地區的房價上漲做為他主要的目標,這也是一個績效檢測的重要的指標。我們常聽到這個改善之後這一區的房價都上漲了,這是他們沾沾自喜的事情,但從他房價上漲的過程之中,他其實讓更多的人能夠居住在台北縣市的可能性又降低,所以我們才開始不要從這個點出發,我們還有什麼可能性,我們從人出發所以提出一個空間發展的生活劇本,從人生活的劇本想像,所以發展出一小時生活圈。
一小時生活圈是什麼呢?開始描繪任何人到上班、購物、一天基本生活的完成,都是在一小時能夠往返的。所以我們城鄉發展不平衡的地方,就有很多需要去調整,讓他說這個區塊這個生活圈要能夠滿足基本的生活食、衣、住、行等…縮短了距離就縮短了很多交通造成的碳排放,同時他也帶來區域平衡發展的概念。回過頭來看大河之縣.宜居之城他又連結了十大施政主軸,其實這是城鄉局每個人都推得頭昏腦脹的原因,他又有十大施政主軸、他又有大河之縣、宜居之城、又有景觀綱要計劃…大家可以看到他是有一項一項的計劃之後才有上面的分類。
包括不斷在推的低碳城市,我們往前推一年…這個低碳城市我們是感受不出來台北縣在推的,整個計劃是非常不清楚的。直到今年,整個低碳治理的輪廓才整個清晰,大家可以感受到鹿角溪的人工溪地也不斷的被放大,這個經驗被複制是非常重要的,所以對整個淡水治理的計劃就官方資料來看,非常多雜甚至是比愛河治理的條件還要來得好,再加上整個流域面績、人口都比高雄來得多且大。所以確實的是台北縣政府在這一塊上面施了非常大的力,用周鍚瑋的話來講就是台北縣增加1%的汙水接管率,就是至少二萬戶。到其它城市提高1%只要五千戶就能提高1%,由於縣市條件、居民人口數的不同做起來的難易度就不同,轉回來台北縣就整體來講,整個綠色政策到底是什麼?
從去年以來到今年,從周鍚瑋的一場演講各局室才開始確立了台北縣的綠色治理到底是要怎麼走,對於綠色未來城的共識。三加七的未來發展想像圖,台北港都心是為了結合桃園航空城發展出雙港一軸的概念,一軸從台北沿著產業帶一路往桃園延伸至新竹科學園區,這是所謂的一軸;雙港就是台北港及基隆港,同時有航空城的構想,其目的是要對立大陸珠三角的一個城市發展。所以這個部份從桃園…就是台北縣還是台北市也好都是以這樣的架構在發展。三都心的想像模擬圖,非常誇張的在模仿上海的超高大樓的透視圖。我們在這樣的一個架構下,象徵重新思考藍綠帶的連結,包括都市空間的綠帶與河,怎麼串聯成一個藍綠廊道。
濕地要做五千三百公頃,目前尚未達成現在才六百多公頃,所以這些都還沒有一大段距離,親水住宅一個翻轉,帶起一個炒房的熱潮,再來是水利局推的人工濕地,的確取代了許多的汙水處理。再來是新增出來的高灘地公園,未來進行水岸翻軸…看過最誇張的是環河路變成隧道…基本上這是不可能的,這些模擬都很假。這個就是我們局長最愛秀的圖,他會問說你們到底是住在哪片葉子上,以後台北縣就可以透過水的淨化之後,產生期待與想像,接著後面如何來做,像綠帶塑造,依公部門的想像力就是自行車道更進一步以更好的團隊,協助台北縣政府,綠軸線能夠產生怎樣的功能。讓道路的雨水、高樓大廈、人行道的雨水進入植穴透過計畫的功能滲透至土壤裡這些動作就是一種減碳。台北縣的水資源是無法留在這裡的,都是一下雨就用抽水馬達抽出去,不抽出去就淹水的狀況,利用這種作法可以省下很多的資源。
這是過去一直在想像透過自行車道,很多地方都在反應自行車道都做太小,每到假日都會變成可怕的自行車道車禍的現場,很多地方的自行車道又不能種植栽非常的熱,有次北部的城鄉風貌審查委員到台東,就罵了當地自行車道怎會做在馬路上應該做在河堤上…,台東人覺得很奇怪,台東的道路車很少,將自行車道蓋在馬路上是很ok的。因為到處都有人在做,做下去就很沒有系統,板橋市推腳踏車租用目前已經停擺了,過了冬天目前是停止的,再來是新北市的綠色基台,目前城鄉局弄的一個規劃單位和拓,POD、COD、GOD這樣概念。剛開始大家覺得這很不恰當,像POD已經是國際間非常熟悉的大眾運輸發展取向作為發展的概念,COD、GOD是這個公司幫忙想出來的,想出來我們就自我定議啦!像GOD就是以綠「GREEN」做為發展取向,POD就是步道系統的發展、WOD就是水的發展…這樣讓台北縣政府覺得很容易懂承辦人員也覺的很容易瞭解…還有COD就是文化發展。
低碳治理雖然以綠建築來說他其實是一點也不綠色一點也不低碳,我們現在一直在推的崇德國小,他們是有計劃的有了解生態系統的在進行綠化,而不是一般大眾認為的是只要種種樹就是綠化,然後當你不了解這條街道是東西走向還是南北走向,四周建築物高低也不去弄清楚,種下去的樹活得好嗎?很多更加細膩的東西大家要細心的去做。所謂的低碳發展不是單一的,而是整合性的,從交通、建築、綠色基台等…更多方向來做。
最大耗能在建築的部份維持照明、空調、建築的過程。如何發展出低碳的營造方式,有次澳大利亞的建築師來台被我問到…為何要用到這麼多的鋼鐵…怎會是低碳?整場整個冷掉…我問錯問題了!
綠色交通能做什麼?綠能電動公車應持續推動,公務車年資到了應該換為電動車,再來是推動電能汽車…擴大交通網這是交通局的大政策…無接縫的交通系統應該是政府該注意的,有次我車子壞掉有次得帶孩子去關渡轉車上學…那天坐了一個多小時到不了…公車每站都要停,明明都滿了為什麼要停…因為他不停的話會被投訴…結果我們花了一個半小時才到關渡捷運站。所以我想出了公車如何高鐵化,這個開1、3、5、一個停2、4、6…這樣停靠會比較省時。落回原來的生活劇本怎麼讓民眾願意去搭,無接縫外更要更便捷,調整停站策略。
再來綠色建築的部份做了很多太陽能,做了很多LED燈,就人在問那邊以前沒有架路燈…為什麼多裝了一架燈說是LED燈說是節能減碳…
綠屋頂的概念,推到最後討論是否要讓違章合法化,否則推不動,這讓縣政府很頭痛,到底要不要推動。可是老舊公寓不得以是漏水漏到無法抓只好加蓋,防漏又隔熱…那為啥要做綠屋頂,原來是有綠化面積的考量,但這不是個好方法,綠屋頂可以協助降溫這個鐵皮屋頂已經有這個能力了。所以我們很多政策推行真的要思考的很周延,要不然真的會讓民眾搖頭,以上。
吳瓊芬:
我做一點補充,回到城鄉營造面,各鄉鎮公所這個部份其實是中央取代了地方後,將這個案子交給鄉鎮公所重要的輔助,鄉鎮公所常得靠這些錢來做他們想做的事,台灣除了直轄市外都是貧窮的,台北縣在這個部份因這個經費做了很多…對環境很負面的事,相信大家多有所聞。有兩個很大的問題,中央在給予這個錢時,整個經費的給予,地方政府只能做排序的建議,做得再怎麼爛營建署還是會把錢撥給有提案的鄉鎮;第二個,背後有個很重要的原因,台灣的民代其實是很惡劣常透過城鄉風貌的錢或是原民會、農委會也好都是民代的關說,鄉鎮公所能取得這麼多經費都是靠這個關係。明年要升格了,給地方一仟萬配合款百分之二十,不是縣政府掏腰包給,要不然就得鄉鎮公所自籌,升格給直轄市後中央給一千,地方也要編一千,對台北縣是很大的挑戰。最近討論出台北縣政府除非換了政權,城鄉局的補助是定調,鄉鎮公所需要城鄉風貌的經費改善等等…這些都被視為未來新北市城鄉風貌改造式範計劃,什麼樣的東西叫新北市的改造式範計劃,最近定調為…未來鄉鎮公所或是地方NGO要提案時他們會針對這類的事情做優先的補助,這裡有補充說明。過去的城鄉風貌操作機制是這樣的,幾乎多數皆是掌控在鄉鎮公所的手上,鄉鎮公所不願協助社大、地方NGO團體再多再好的創意、案子就沒辦法推動,所以多數透過社規師來提案。說服了城鄉局用另外一種模式,當新北市鄉格後鄉鎮公所成為區公所相對的會被虛級化,財務預算等都會綁回新北市的各局處像社會局、文化局、水利局、環保局等…區公所不能再自編預算了,將來這些補助…市政府有景觀總顧問、區公所這樣的地區希望有駐地的顧問團隊重要的是,這些顧問團隊要連結市民社會,形成三位一體。在區公所在被虛級化後協助填補過去他們在地方上的一些連結和關係,未來的補助大概會有以下的面向,地方透過共識的過程,設定規範有上而下;第二個是修補型的案子,過去鄉鎮公所做案子…這邊一簇那邊一簇修補型的目的是將這些破碎的案子連結起來,或是原本是被破壞的公園怎麼利用方式的修補;第三就是縫合,以林口為例有舊街區亦有新市鎮如何將兩者串聯起來,透過一個怎樣的綠廊或是怎樣的公民塑造串起,第四串聯過去的鄉公所做了好幾個不同的點,如何組串一個網絡,就像剛才周老師提到的五OD的概念,以文化、生態等…串聯起的網絡。
第二類幸福營造,幸福的生活劇本的概念,未來幸福想像。如何去創造安全的生活步道,好的徒步網絡。住宅區的假日農夫市集。
充實活,未來新北市河海山城的,具有學習價值、生態學習等…像城市的生態學習路徑或是海岸復育。
安心住回應怎個低碳生活的營造,新北市未來的住宅類型綠色城市空間的營造。簡短的補充到這。
接下來是大家一同分享。
許主峰:
剛才看那個感覺,得到很多概念,迎接升格的部局。老實說這樣子的城鄉風貌跟我們實際在林口生活那個美感的落差,就是說看起來美美的,但對在地的人來說很多的問題。像林口的海岸線它是被遺棄的,從來沒有人來整理海岸線,那裡有火力發電廠、畜牧業的汙染。像黃會長(黃志川)以西濱公路來說他是替代道路切割了社區和海岸的接觸,完全抹剎了觀光的發展和住宅開發的價值都是噪音,要去對面的雜貨店買個東西要繞六公里的路。我們在做景觀規劃時這樣西濱發展是否有彌補式的修復這個海岸,一個不必要的工程現在造成這樣的結果。為了一個雙港一軸,航空城把整個林口穿越成通路,有沒有怎麼的方式彌補居民的損失,實質上的補償或是補償規劃讓那裡成為一個宜居的。我們瑞平村、太平村、嘉寶村那邊實際上是不宜居的,那裡只有傳統的聚落在那裡,也沒有工作機會景觀也不漂亮,偶而大家騎個腳踏車去那裡逛逛。山上總有一些綠地,然而這幾年下來不斷的被城市所鯨吞,雖說有山坡地保護法存在,但大家可以看,一個五楊快速道路就把這些山坡地給破壞掉了,也沒有人想到它對減碳傷害多大。林口這裡有不少國宅用地也是要做一些守護的動作,也沒有人提出一個遠景,嘗試提出國宅用地成為綠,將林口變成一個像紐約中央公園一樣大的城市公園,像我們的林口運動公園,周鍚瑋也只允諾在他任內不處理而已。我覺得這有點困難,像國宅用地恐怕會落入財團的手中。我看這些美美的圖片,我覺得與林口不符啦,也許吳老師嘗試可以提出這樣的遠景和計劃。林口只能看到在房地產的宣傳,對房地產不利的根本沒人報導,在林口的路樹,只要有招牌的地方路樹都長不好、死掉,沒有店面的地方樹都長得很棒。畫這麼大的藍圖,但我們只看到周鍚瑋的成就宣傳,林口在地人能做什麼?像新莊的中港大排,它不是水溝嗎?為什麼要在水溝裡做公共造景?如果想要將它規劃成清溪川這樣…請先將中港大排改名,改成中港溪…用溪的概念來規劃它,我們如何去想像一個水溝裡有藝術造景?
吳瓊芬:
我用一個八里鄉民的立場與你對話啦,台北縣即使升格成新北市也不能用一個台北市的觀點來看台北縣的特色。台北縣最大的特點就是…台北縣的精華區整個被割為台北市,而那是從台北縣挖出來的,那相對這個縣像甜甜圈的東西,一個城市很重要的是它的向心力,一個治理的面比較完整和全面。但這個城市是一個甜甜圈…像八里來說啦我也很憤怒,假日不是我們八里人出去…但台北縣有種特色幾個關鍵,尤清那個年代集中幾個地方新店、九份,但北海岸就整個枯掉,蘇貞昌淡水、八里這幾個區塊,周鍚瑋就花心思在新莊、板橋,有些東西不是選票決定論哦。選票多的中永和這幾年還是很慘押!可是我們在鄉鎮公所接觸的過程關鍵在地方,台北縣政府沒法像台北市這樣小小的可以集中,我覺得啦,主峰講得很真實,林口是被割得四分五裂的地方,從南往北…整個被切割了。林口在過去幾十年來的發展,本來是一個山要入平地的要道被中山高打破了,中山高的便利忘了西濱…西濱變成被移棄的海岸,連林口鄉公所都放棄那裡的村子了。高爾夫球場那裡我都覺得那裡是八里的地盤,我們當時有給台北縣建議,為因應台北港…以貢寮為例他們反核而凝聚了向心力,而後有貢寮音樂祭帶來一些收入,北海岸石門、三芝…再來是被遺忘的八里、林口海岸,我們當有種想法啦…但這種景觀的作法也活化不了林口。
換另一種角度是否能呈現另外一種環境的美學…突發其想,營造成一種具有教育與紀念環境創傷,讓這個地方活起來,拉起一條線帶起那幾個村子傳統農業,但是台北縣政府看不到啦,他們覺得林口還不嚴重。但我覺得在地可以帶出一些聲音,引起注意。未來新北市會走到…市民活力為主的計劃,過去中間隔了一層鄉公所他們聽不到這個聲音,但新北市後虛級化市民的聲音可以聽得到。在地人與外來移民要凝聚成一種新的力量,以八里為例他們都集中在傳統舊勢力手上。
許主峰:
我提一個構想,以黃志川為例,他們都住在林口的西北邊。原來那裡有桃林鐵路是否可以沿伸到八里鄉或是淡江大橋,用輕軌的方式連接到林口,成為一種觀光路線。
周維崇:
我開玩笑的講…你可以去選八里淡水的議員,這條鐵路…桃園最有興趣,他們計劃很久了,但最可惜的是台北沒去想。它可以往八里沿伸,連接機場。這東西對林口、五股、泰山、新莊沒什麼好處。但八里的議員不去爭取,只要台北縣做了什麼八里就攬去做為政績。現在的問題是在地居民被收買的很快,現在我聽到的是這好像變成一個德政,一些錯誤的公共政策…政府在轉化不好的政策是很快的,扔了一個餅…大家就改變了。現在林口定位的是台地這一塊,因應機場線的建設航空城、台北港場區這些工作人員居氏的地方,林口台地就供應了這塊,但糟糕的是台北縣政府卻將這塊土地設定炒作為在地工作者是買不起這些房地產的。這樣一個想法一個城市的分工是會瓦解的,在地工作者買不起這個房子恐怕會往桃園移動。就台北縣政府的思維他們會覺得淡江大橋是非蓋不可的,當時他們要做時我們一直希望他能成為隧道化,成為一個水面下的隧道,這樣來做,就他的經費來說是不可能的。
 
黃志川:
我覺得台灣政府在推行任何政策時,基礎調查最得非常不徹底,像推行綠色能源時,政府知道什麼時候該用何種發電應該調查清楚,以風力發電來說台灣風力最強時是東北季風也就是冬天,冬天台灣不缺電呀!反而是無風時的夏天,結果一個風力發電我們反而去造了四百萬瓦的瓦斯發電協助,非常的不環保。所以我覺得台灣應該做好全面性的基礎調查。像台灣夏天缺電的時期應該是發展太陽能發電最符合台灣的狀況。
周維崇:
我想請教很多專家說台灣北部是不能發展太陽能,這觀點是…
黃志川:
這觀念是錯的,應該將太陽用在夏天中午正熱的空調上,而不是儲存到晚間再來使用。充電的話我建議用來電力公車,儲存的話真的很浪費資源,我一點也不建議,利用當下使用降低我們的能源溢損是最好的。現在太陽能的技術可以利用41%的熱能,以正中午的台北市為例,整個道路上能利用的空間使用下來可觀非常。冬天大家冷氣不開…專家沒有針對業界的材料了解,應該是將基礎調查弄清楚。
周維崇:
真的沒講沒注意到這些細節…冬天不是電量負載的時間。我覺得林口大計劃,從另外的觀點來看實在是需要由地方NGO來整理整個林口的綱要計劃,也許也地方自行來整理,那真的是史無前例,也給地方團體很大的鼓勵,我也很期待一個草根性的NGO能夠做出這樣的格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