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載......
 
林口舊街

泥土裡的信仰 首頁 > 跟著林口去散步 > 林口舊街 > 泥土裡的信仰

圖‧文/褚如君
~我們常仰望天上的星星,卻很少俯視腳下的泥土,低下頭,彎下腰,我們感恩這片土地所給的,我們學會謙卑與寬容~
 
俯視台北盆地,高高在上的林口土地,礫石紅土的地質,不算肥沃的土地曾造就了六○年代磚窯業的一代風華,丘陵台地,海拔不高的地勢卻培植了遠近馳名的龍壽茶。這塊小小的丘陵台地養育了多少人在此成長茁壯,在此深根發展,土地上的人們樸實謙和,深受這片土地吸引的外來人口,積極勤奮,共同譜出林口美麗的詩篇、美好的未來,然而就在我們正努力往前看時的同時,也別忘記腳下踩的這片土地所給予我們的養分,別漠視前人留下的智慧足跡。
 
認識東林村的國寶-姚自來
 
姚自來(1910-2007)林口鄉東林村人,一個用泥土塑造出萬千世界的工藝大師,一個出生於農家子弟,在鄉間捏玩泥巴長大的歷程,造就了他交趾陶工藝的非凡成就,對民間藝術的認真執著讓他獲選了2004年「全球中華文化藝術薪傳獎 民俗工藝獎」,他除了是臺灣交趾陶工藝史上重要的傳承者,更是林口的文化之光。
 
姚自來與交趾陶結下的不解之緣起於其表哥蕭心瓠的慧眼識英雄,蕭心瓠在姚自來泥塑玩偶裡看出了他對物體形象掌握的能力,判斷他極具有塑造的天份,因此介紹他至艋舺龍山寺跟唐山師傅洪坤福學藝,於是開啟了他為期三年四個月的學徒生涯(1925~1929),學習運用陶塑工藝為傳統建築增添更美麗的風采。從交趾陶的歷史發展上來看,姚自來這輩的工藝師是將交趾陶本土化的重要傳承者,是將泉州陶燒工藝傳承且創新,造就臺灣特有工藝的重要推手,不論在歷史傳承上與藝術價值上皆具非凡意義。
 
姚自來與同門師兄弟皆為臺灣剪黏與交趾陶界名匠,包括陳天乞、張添發、陳專友及江清露,此五人因技藝出眾在業界有「五虎將」之美譽。研究臺灣工藝的權威,任職於國立台北大學民俗藝術研究所的施翠峰教授,曾讚嘆五虎將各懷絕技,而其中姚自來的作品是最具古典意味的,從其人物的動態上、五官製作上都可看出,而在人物製作的比例拿捏上,以姚自來與陳專友最為恰當,尤以姚自來為最,不論男女老少都有不同的基本造型,誇張的肢體動作倒是恰如其分的藝術表現,在比例上與藝術性上皆為上乘之作。姚自來所施作的作品遍及全臺,尤以臺北縣市、宜蘭與苗栗地區為要,尚保留於各地的完整作品約計100件交趾陶作品、剪黏至少200件以上與80多件灰塑,是為建築體上重要的文化財。這些民間工藝品上自然流露出的美感是恰到好處的表現,沒有過於繁複的華麗、沒有太多寫實的講究,沒有刻意的矯情,姚自來的作品憑著圖像化的美感經驗,看精神或看神韻,表現出民間工藝最大的情感,這是從其作品中可以感受到的力量,或活潑隨性、或生動逗趣、或嚴謹或樸實,各種不同風貌在紮實的捏塑技巧與執著的情感表現下,成為出神入化的工藝作品。
 
藝術家之可貴在於其的不可替代性,姚自來走過了近百年的歲月,他受過紮實的傳統訓練,參與過許多重要寺廟興建的經驗,在技藝方面獲過名匠指點、在實務方面具有良好的經驗,擁有深厚的實力,在傳承上,他努力培養後進,對傳統藝術的發展有其一定的貢獻,在創作過程中即使有許多隨著時代進步而產生的機器生產,然他仍秉持親手塑造的堅持,他對傳統藝術的付出除了歷史性的價值外,更在於其作品的珍貴,任何仿作僅能取其型而不得其神,這些深具歷史意義與人文情感的作品我們是更該懂得如何去欣賞與珍惜。
 
臺灣有許多人深受日本文化吸引而常旅遊日本,然而不論是文化內涵或是風光美景,我想,最能吸引人的地方應是物象背後的情感,日本以文化作為觀光行銷,不但帶進了經濟面的收穫,更形塑了國家的文化形象,若像是姚自來這樣的民間工藝家,他們視為人間國寶是維護其國家重要文化財的見證人和參與者,是展現日本文化力量重要的精神支柱,那麼,台灣呢?從前工匠的社會地位不受重視,即使他們擁有專業藝術家的水平,文人墨客們也不會特別為他們立傳,傳統工藝師雖掌握卓絕的技巧,但由於會做不會說,少能將所學的理論整理說明,此對文化傳承來說實為遺憾。於今日,文化意識逐漸抬高,然當了解傳統工匠其珍貴的技藝之時,也發現老工匠們凋零甚速,不論是技藝的失傳、臺灣記憶的遺失都是文化歷史的缺憾。
 
灑下一把文化的泥土,會塑造出怎樣的一個世界?林口的這塊土地,還能孕育出多少個國寶級人物?任何的發展有可能只是從一個小地方的感染力開始,就算孤芳一枝,藉由花粉的傳遞也有遍地開花的一天。
姚自來 作品/褚如君 小姐提供